物理超人

【伪装者/天台】像由心生

虽然站定了天台,但是这两天又沉迷双毒掐架,于是就有了双毒未果之后又各自有了楼诚和天台的脑洞。随便摸的鱼,随便看一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飞机上的相遇,引起你的注意,那都是我的安排。只是没想到,你竟然和他这么像。

 

“你看,我这戏法变得不错吧?”看着自己手中凭空变出的玫瑰花,明楼一屁股坐在桌上,偏偏就坐在了那人看的书上,又好巧不巧,挡住了台灯发出的所有光线。总之这书是看不成了,坐着的那人眉头立马就拧成了褶子,重重地吸了一口气,像是已经忍了很久的样子, “明大公子,你要是没事,可以出去找个姑娘耍这个把戏,要是这姑娘傻得可以,说不定还能夸你几句,别在我这儿浪费时间,碍事,烦人!”说着就满脸嫌弃的摆了摆手,示意明楼赶紧消失。

“我就坐在这儿,怎么就碍事了?”明楼好整以暇的回应道,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如何应对这狂风暴雨。

“你挡我光了!看不见吗?”那人越说越气的样子,一伸手朝着桌子就是狠命一拍,本来摆在桌角的一个相框也因为这一拍“嘣”的一声平躺下来。面对这样的反应,明楼却露出了一种久违的表情。“你先别激动,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这戏法变得如何,你总不理我,我也很无奈啊。”

一阵急火过后,那人也努力的稳定着自己的情绪,顺势靠在椅背捏了捏眉角,“那你倒是说说,我为什么要理你?”

“你以为我乐意跟你说话?我其实也懒得来找你。”明楼有意无意的晃了晃悬空的右脚,来回旋转着自己手中的红色玫瑰。他时常会想,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让人讨厌的人,却还处处与他比肩,让他的军校生活不至于过的太过平淡无趣。“脾气臭,性格差,没品位,老古板,偏偏做事毫无底线,相处起来比传言有过之而无不及,如果不是老师硬塞给我做生死搭档,整个军校有谁乐意理你,嗯?你倒是说呀,王天风。”

“有一群无能的狐朋狗友也这么让你觉得高人一等吗?你这个轻浮、幼稚、愚蠢、自恋的纨绔子弟。“毫不退让的反唇相讥,在吵架这件事上,王天风从来都不会理睬,偏偏就对这公子哥,自己怎么样都不愿意退让分毫。

“看来你是没打算跟我做什么搭档了。”不露痕迹的,明楼收起了手中的玫瑰。

“看来你是没打算从这里让开了。”毫不迟疑的,王天风脱下了手腕上瑞士手表,折叠好放在了桌子左边的抽屉里,起身和明楼平视道。

“这里是我的房间。”明楼终于从桌子上起身,顺手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。

“这里也是我的房间。”王天风说着挽起了右手的袖子。

“你这个杂碎!”

“你才杂碎!”

就好像已经排练好的情节,两人很快的,势不可挡的扭打在一起。隔壁宿舍的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斗殴日常,虽然习惯,但还是嫌这两人太过吵闹的,于是便象征性的,嫌弃的,将自己房间的门重重的关上了,宿舍走廊中传荡着桌椅板凳摔裂的回声,没多久,就迎来的必然的结果。

“明楼!王天风!你们两个天天闹闹够了没有?统统出去操场跑50圈!跑完了也别回来,就在我门口站军姿!”教官一把拉开了寝室的房门,朝着地上正忙于锁喉的两个人怒吼道。

顺带一提,这同样也是副官的日常。

这位副官时常会产生这样的想法:将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绑在一起到底有什么好处呢?大概也只有那位老板,才会想到让这两个活宝做什么生死搭档,你死我活的搭档还差不多。

都是人才,谁也不输谁,谁也不服谁。管不住的野马能有什么价值?相互制衡着前进,省下了我敲打他们的功夫,说不定还能给我些惊喜,戴笠这么想着。左右不过是碰个运气、图个乐子。

 

跑完圈后的两个人平摊在军校的操场上,大口呼吸着夜晚冰凉的空气,看着洁净无云的星空,渐渐的安静下来,说实在的安静这个词真的不适合出现在明楼身上,“你怎么还不问我那戏法是怎么变的?你就不觉得很神奇?”你总也不知道这位明家的大少爷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“无聊。”王天风的呼吸渐渐平顺起来,继而又乐此不疲的回了句嘴。

“没品位,反正这么高级的手法,教你你也学不会。”明楼的声音悠悠的传入王天风的耳朵,透着一股莫名的自信,这把戏八成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,王天风暗暗想到。谁知话锋一转,明楼又没来由的接上一句:“即使学会了,也勾搭不上姑娘。“

“谁会对你这种小儿科的伎俩感兴趣。”

“谁说没人感兴趣,我家小弟就一直缠着我教他。”明楼翻了个白眼,毫不示弱。家中小弟的面容在脑中一闪而过,脸上自然而然的就挂上了一抹笑意。

“你家小弟……也同你一般无聊,不仅无聊,还笨。”王天风已然坐起身来,准备去门口站军姿了,对于教官的命令,他一向是不会违抗的,当然他对明楼的态度,那完全是个例外,转头看了看还躺在地上不肯起来的明楼,不忘补上一句:“不就是绑了根暗线嘛,谁学不会一样,说到底还是骗小孩子的把戏,幼稚。”说完也不等明楼回话,便自顾自的朝教官门口走去了。

“你等等,你怎么知道的?不会是你看出来的吧?我的表演是不可能有漏洞的……”明楼一股脑的爬起来追了上去,突然他的脑中闪过一丝光亮,为什么他在为玫瑰绑线时,王天风一直只盯着一页书看?紧接而来的便是王天风桌角上那个角度不正的奇怪相框,在他的印象里,王天风从不拍照,也不曾在相框里放进照片,相框就这么一直立在那里,黑洞洞的,像一面镜子……

 “王天风!你个偷窥的小人!想知道你就直说,还搞这手段,还怕我舍不得教你吗,诶我说你别走这么快啊!”明楼忍不住笑了,带着些得意,就好像赢了什么一样。 

整个晚上,王天风一直透过桌上的相框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而他桌上的书,也从没翻过页。王天风的性格,向来是这样的,为了达到目的,过程上不上台面从来都不重要。确实是没什么底线。

 

明楼不曾想到自己的小弟,竟然也会以这样的把戏出现在自己的死对头面前。

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你们明家人还是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想点新鲜的把戏。无聊,却又很有趣。王天风意味深长的看着明台,以至于让对方快速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。

“我以为您会问我,为什么知道酒里有毒。”明台的语气中略有些诧异,却又不失礼貌和风度。

听着明台的话,王天风脑中又浮现出明楼的样子,“你不应该问我这戏法是怎么变的吗?正常人都会好奇嘛。”明台现在的表情,像极了当年的明楼。王天风这样想着,所以我王天风在明家人的眼里从来都不是正常人的范畴。

“在你的眼里,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反常?”忍不住想验证一下明台的反应是否会跟自己所想的一样。

“不反常吗?”明台略微一笑,眼神已经回到了面前的书本上。

像,真是太像了。

“为什么一定是我?”明台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“因为信任”

“信任一个陌生人?” 

“我想你值得我去冒险。”


      虽然见面就是你死我活,却是这世上唯一愿意去相信的人,因为足够了解,才足够信任,谁说不是呢。

评论(7)

热度(29)